企业所得税需要汇算清缴,个人所得税也少不了!

自2019年1月1日起,纳税人取得综合所得和经营所得,应当进行汇算清缴并自行申报纳税。

编者按:2018年8月31日,习近平主席签署2018年第9号主席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正式做出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的决定。我们最近拟写一系列文章与各位老师进行探讨新个税实施有关事项。

号外号外:@所有人,新个税法实施以后,个人所得税也要汇算清缴啦!

一、“综合所得”个人所得税需汇算清缴

2018年8月31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正式做出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的决定》(主席令第九号)规定: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纳税人应当依法办……

会计真能对平所有一切账吗?或许只是个幻想

希望可以看到有一天会计核算工作可以创新成对平所有账务,并保证每一个数字都是对的。

“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引我入门会计,并开启了二十多年的会计人生。从一个初出校门的会计学生到进入第一家工厂学习会计实务工作,期间经历手工记账,到电脑记账,再到共享中心记账,未来可能到智能机器人加共享财务记账。我对会计的理解原则一直是认为会计是一定会平衡的,需要对平一切数据,包括财务账、资金账、税务账、业务账等都可以对平,并且一分钱都不能差。还为此总结了财务结账的一些实务经验写成一本小书《会计结账实务大全》。

但会计真能对平所有一切账吗?并且保证会计报表上的所有数据和披露都不出差错吗?最近反思此问题都……

《现代财税法原理》原来蕴藏这么多知识!

本文经删减后以“博学之慎思之”为题刊载于《中国税务报》2018年9月5日B4版。加色字体为删减部分。

我的老师李刚教授将其总主编的税收公法学丛书之《现代财税法原理》(陈清秀著,厦门大学出版社2017年6月出版)赠送于我。求学期间,我曾拜读过我国台湾地区学者葛克昌、黄茂荣、陈清秀等老师的一些论著,聆听过诸位前辈的现场授课,但由于那时未接触过税收实务,感觉懵懵懂懂。如今从事税收执法已六年有余,带着工作中的困惑再次拜读陈老师大作,过程之中常有醍醐灌顶之感。

本书分为“租税法篇”与“财政法篇”两个部分,共计20章、约65万字。作者以法治国原则统领全篇,首先探讨了形式的法治国原则与实质的法治……

新个税法出炉,再也不用为“其他所得”战战兢兢了!

有人担心,实施条例授权由国务院制定,国务院会不会在实施条例中再授权财政部或国税总局界定“其他所得”呢?“其他所得”会不会起死回生呢? 不必担心,应该不会的。我国《立法法》在这方面是有严格规定的。

2018年8月31日,《个税法》修订稿表决通过,财税人掀起了轰轰烈烈地学习热潮……学习中,小刀有些许心得体会,记录下来与大家共勉。

首先小刀注意到个税的征税范围,原《个税法》第十一项,修改案的第十项“经国务院财政部门确定征税的其他所得”这个兜底条款不见了。

在过去38年的个税征管中,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或两者共同行文利用授权将原《个税法》征税范围之外的,纳税人的大约十一项非税所得解释……

干货篇|合伙型投资基金个人所得税该何去何从?

最近总局稽查局的一份内部指导意见在创投行业引发了巨大的反响,一直以来合伙型基金的税收政策无论从政策执行层面还是基层执行层面都有很大的困惑,借此机会,我们系统地梳理一下合伙型基金个人所得税征管的困境、追溯一下原因,以及未来改变的方向。

最近国税总局稽查局的一份内部关于创投合伙基金按35%补税的文件在私募基金行业炸开了锅,部分基金管理人甚至接到了税务局的口头通知,不仅从2018年开始,对于合伙型基金LP个人取得的非股息、利息所得不能再按20%交税,必须按5%-35%的生产经营所得税率交,而且以往少交税收还要追溯,大家一时非常困惑,也引起了很大社会影响。

我们近年来服务过一些大型的私募基……